程永亮 胡春雷 邵中紅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5年01月02日03版)
  演習是軍事訓練的最高形式。如果把一場演習看作一次礪劍,紅軍是那把劍,藍軍就是“磨刀石”,而演習場上的導調官則好比戰場上的“魔術師”,他設計了紅藍雙方的攻防方案。
  作為南京軍區組訓導調專家,三界訓練基地副參謀長黃方敏用點石成金的“魔手”創造了一連串驕人的成績:擔負組訓導調任務18年來,組織裁評57場演習,牽頭構建了區分12種能力、180多種行動的作戰能力評估體系。他先後獲得“全軍優秀參謀”、“全軍首屆優秀軍事人才獎”等榮譽,3次榮立三等功。
  較真
  “他是一個‘偏執的完美主義者’!”當筆者請基地官兵為黃方敏“畫像”時,大家幾乎都這樣說。
  在黃方敏看來,乾好本職工作光精益求精還不夠,還要追求極致——黃方敏曾在南昌陸軍學院就讀,學員隊總共102人,他入學時第101名,畢業時成績全隊第一;參加某集團軍組織的預提參謀集訓,成績總評第一;參加軍區第一期參謀尖子骨幹集訓,總分第一;參加軍區軍事高科技教學骨幹集訓,排名第一。
  一次基地參謀業務集訓,黃方敏擔任教學組組長。手工標圖訓練時,部分新參謀明顯力不從心,還發起了牢騷。
  “信息化時代還要細摳手工標圖,太out了吧。”
  “差不多就行了,老‘六會’早已沒有市場了。”
  黃方敏當時沒有說什麼,作業結束後,他抽出一份大家公認的最好的手工標圖,讓參謀們挑問題。一連幾個人都說沒問題。最後,老參謀李正榮站起來回答:“這幅圖中主攻方向所指點位比實際向右偏移了一釐米!”
  “對!古人講‘差之毫釐,謬以千里’,地圖上偏移一釐米,實際上就是成百上千米,這在實戰中的後果有多嚴重?!”黃方敏的一席話,說得臺下不少人汗流浹背。
  2007年,在修訂軍區對抗法規過程中,方案組人員圍繞“演習暫停”的定義產生分歧。大多數人認為,明確人員、裝備停止行動原地待命即可,沒必要做太多文章。黃方敏陳述利弊,堅持將電子對抗、空中飛行器這些新型作戰力量的行動以及偵察、滲透、穿插和裝備調整等行動加以限制。
  有人勸黃方敏,上有總導演下有導調員,你一個總導演助理當好“傳聲筒”就好,幹嘛要處處較真兒。
  “如果對現有的問題和矛盾不較真,那就是對戰鬥力不負責!”黃方敏的話擲地有聲。後來,多次演習的實踐充分證明瞭提前預想、細化規則的必要性。
  痴迷
  黃方敏痴迷研究作戰,在基地內享有盛名。
  一次在機關飯堂吃飯,他被《動物世界》里的鏡頭吸引住了:小海鷗正在學習飛翔,撲棱著翅膀從高處飛下,眼見就要著地。突然,一隻狐狸從窪地的草叢裡騰空而起,一口叼住了小海鷗。
  “這不正是我們演習中的機降與反機降作戰嗎?”黃方敏若有所思,見身邊的機關幹部一臉茫然,他解釋道:狐狸伏擊地點的選擇、出擊時機的把握,都是我們演習中反機降要重點把握的問題;而小海鷗如果能滑行的更遠或選擇在海上降落,就可以避免危險。
  足球也能讓他聯想到作戰。一次演習準備工作的間隙,黃方敏在操場上踢足球。當他連過兩人射進一球後,突然停下步子,將導調一科參謀田俊傑叫了過去:“你們做的演習方案第10部分,總體企圖裡關於紅軍戰法的闡述不是很合理,不能老搞硬碰硬,這要是在球場上就要受傷退場了。要避實擊虛、虛實結合,善於打亂敵人的節奏、制約敵人的行動,這樣離進球就不遠了。”
  每次演習,黃方敏彙報方案時,總是只要一頁提綱、一個沙盤、一幅態勢圖,從來不用講稿。
  在全軍對抗訓練交流研討活動期間,他擔任演習想定彙報工作,介紹演習中紅藍雙方初始態勢和整體設計等情況。面對數十名將軍,他對著地圖,沒看那20多頁紙的方案,將整個演習想定脫稿流暢地講了出來,沒出一點差錯。
  有人善意地提醒過他:“這麼重要的場合,還是把方案拿在手裡比較穩妥。”黃方敏的回答乾凈利落:“作為軍人,如果連平時演習都要照本宣科,那還能打勝仗嗎?”
   鐵面
  多年來,黃方敏一直堅持這個信條:通過設難演習條件、從嚴把握標準,逼出受檢部隊的短板弱項。
  一次演習前夕,演習場區突降大雨,道路泥濘不堪。部隊指揮員向到駐訓點檢查工作的黃方敏提出以少代多參演、組織道路修築、陣前預置工程保障力量等請求。
  “戰場上,敵人會等我們修好路再打嗎?”他當即拒絕。演習中,紅方果然出現了多起履帶脫落、實車淤陷、機動道路受阻等情況,黃方敏建議總導演順勢誘導部隊現場搶修、拖救、清障。演習結束後,紅方指揮員感慨,演習不光鍛煉了部隊打仗的能力,還讓他們的處突應變能力和後裝保障能力得到了一次檢驗!
  對於黃方敏這員愛將,基地司令員陳富群這樣評價:敢唱紅臉、能較真兒。對此,黃方敏底氣十足:“只有平時訓練從難從嚴,戰時才能穩操勝券!”
  黃方敏對演習場的掌控力很強,是演習總導演的得力助手,但很少有人知道,他曾經也被參演部隊“嗆”過。
  一次演習中,紅方在攻打某高地時遇到對方火力壓制,但他們卻沒有活用戰術,也未召喚上級火力,而是用人海戰術實施強攻,導致最終戰損高達70%。
  演習結束後,黃方敏對紅方指揮提出質疑。對方振振有詞:“我們也是為了儘快完成當前任務,況且沒有違反演習規則!”他一時詞窮。
  這件事讓黃方敏意識到:搞好組訓導調頂層設計如同給電腦軟件安裝補丁,不能指望一勞永逸,必須不斷修複、及時更新。他提出在演習中採取態勢加戰損“雙輪驅動”的模式,引導部隊指揮員更加重視作戰過程中的籌劃、決策、指揮等關鍵環節,這一完善勝負裁決標準的建議得到了一致認可。  (原標題:裁評了57場軍事演習的“鐵面判官”)
創作者介紹

大阪

wh82whcg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